那些難忘的出警故事見證了雨城110的變遷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3日   责任编辑:

  2021年1月10日是新中國第一個“人民警察節”,也是第35個“110宣傳日”,過了這個節日,我就准備開啓我的退休驿站了。即將告別警壇時,曾在110接處警崗位工作了6個春秋的我總有一種萬般不舍的留戀,那些見證滇西雨城110變遷的接處警故事一直萦繞在心頭,大有一番一吐爲快的沖動念頭。 

  2000年筆者在110巡邏民警崗位上工作 

  我經曆的處警故事只是我從警歲月的一個片斷,通過這個片斷讓我看到了滇西雨城110的逐漸壯大和社會的進步。 

  那時最時尚的口號是“四有四必” 

  我是110成立後第15個年頭進入110崗位的,那個時候對于公安機關來說,最時尚的口號就是“四有四必”,例會、處警、牆壁、走廊都感覺到“四有四必”的影子。“四有四必”來自漳州110,內容起初是“有警都必須接!有警都必須出!有難都必須幫!有險都必須救!有求都必須應!”幾次修改後定型爲“有警必接、有難必幫、有險必救、有求必應”。 

  2000年,我被任命爲雨城首任110巡警大隊長,那時的巡警大隊既不同于如今的巡特警大隊,也不同于現在的110指揮中心,大隊有隊員12名,民警6名、協管員(現稱輔警)6名。12名隊員既要負責全縣接警工作,還要承擔縣城處警工作,既要巡邏防範,還要負責警衛工作,既要辦理案件,還要承擔突發事件處置任務。 

  2002筆者在110報警服務台接聽警情 

  一次,一輛大貨車在縣城不遠處翻下了公路彎道側坡,駕駛員在搖搖欲墜的駕駛室求救,就在我們趕往現場後,又一輛小貨車再次沖下側坡翻倒在大貨車後。當時正值雨夜,現場漆黑一片,險情十萬火急,我們一邊冒險救助傷員,一邊現場疏導群衆。經過20多分鍾緊急排險,司機最終被安全施救。事後,司機給我們送來了一面繡有“人民110”的錦旗。收到錦旗,大家的臉上都露出自豪感。畢竟這是隊員用實際行動爲“四有四必”書寫了新內容。 

  還有一次,一名女子求助,懇求110替其找夫。接警民警讓女子先行找夫。報警女子卻執意不肯。女子說,不是有求必應嗎?難道她的求助就不能有求必應?接警民警哪敢大意,立即全城找人,最後在一家食館替女子找到了酣睡正淳的醉酒丈夫。 

  事後,報警女子這樣評價110:“遠親不如近鄰,近鄰不如110。”記者采訪時,女子自告奮勇找到記者要求“現場說法”,盡管民警對女子濫用公權耿耿于懷,喜聞女子“知恩圖報”,又感覺女子還是“善良聰慧”。 

  那段時光,警力少、任務重,但大家心齊氣順,隊員6人一班,48小時連軸轉,隊員每天都在警車上“睡覺休息”,保證接到警情5分鍾達到現場。那時值班隊員最奢望的事情就是盼望夜雨,但凡雨夜,尋釁滋事、鑽家入室案件就格外少,大家也就能在警車上“迷糊睡覺”。那時沒微信,網絡也不發達,輿情炒作很少,但無效報警卻很多,幫家長送小孩,替飯店送醉漢回家,爲居民開門撬鎖都沒少幹,甚至婆媳吵架,娃娃吵鬧,舞廳擾民這些生活瑣事,市民都找110。盡管怨氣很多,但只要登上警車,隊員的怨氣頓時就煙消雲散。 

  最難忘的事情就是處警民警遇到的尴尬 

  隨著知名度的提升,110的功能也被人隨意擴大,在許多人心中,110是萬能110。記得大概是2002年。那年城區流浪狗特別多,不知是創建衛生城市需要,還是狗傷人案件頻發,上級將圍捕流浪狗任務交給了110。 

  爲有效將大街小巷的流浪狗“捉拿歸案”,有的隊員發明了打狗武器,這種武器類似捉魚器,做個大網兜,配上2米長木柄,再配上數根木棍。圍捕流浪狗時,大家將狗團團圍住,隊員擇機將網兜套住流浪狗頭,其余隊員一擁而上,掄起木棍將狗打昏在地。據估算,我們那年打死打傷流浪狗上百只。有人戲稱閑聊說,那年的看家犬只要聽到主人打電話聲都要躲得遠遠的。 

  110警車巡邏(網絡配圖) 

  隨著滅狗運動的延續,一些奇葩事件也讓民警非常尴尬。一次,我們在農貿市場圍捕一只流浪犬,這只流浪犬體型巨大,大家圍捕了30多分鍾才將其打昏在地,就在大家松口氣時,流浪狼犬突然醒了過來,之後向人員密集的菜市場狂奔,一名隊員被流浪犬撞倒在地,頭上的大檐帽掉到了地上,這一突發狀況讓現場圍觀市民笑個不停,倒地隊員也倍感尴尬。 

  爲保證流浪犬不傷及市民,隊員對逃跑流浪犬窮追不舍,最後在一胡同內包圍了這只流浪犬,受到驚嚇的流浪犬仍然在龇牙咧嘴地與隊員對抗,一名隊員見狀後不顧安危撲向了流浪犬,兩只大手緊緊嵌住了流浪犬的嘴巴。 

  類似這樣的尴尬故事很多,比如,家長嚇唬小孩打110出警,與流浪人員斡旋等等都是常有的事,由于“有警必接”,許多與公安職責毫不相幹的事情都需要民警出警過問,並且保證5分鍾到達現場,否則會有人投訴你“不作爲”、“慢作爲”。 

  還有一些處警故事至今想起來仍然讓筆者感到“五味雜陳”,印象最深的是那段時間的“小麻將”,那時有種說法,家庭成員,親戚朋友帶彩頭打麻將不算聚衆賭博。于是,大街小巷麻將室,棋牌廳隨處可見,很多人公開參賭,有人輸錢心裏就開始窩火,于是報警說有人聚賭,要求110出警抓人。如不出警,“報警人”就以民警渎職相威脅,舉報民警渎職,直到“聚賭”人員帶離現場,“報警人”方才罷休。 

  最困惑的是“三警合一” 

  隨著公安改革步伐的加快,如何將110建成打擊犯罪,服務群衆的一個品牌警種一直是各級公安機關探討的課題。好像是2002年,上級決定對110巡警大隊與城區刑警中隊、派出所治安中隊重組整合,也就是說,負責全縣接處警任務的110要與城區派出所、城區刑警中隊合署辦公。雖然處警力量得到了整合,但接警民警遇到的困惑卻非常巨大。首先是職責任務不明晰,110既要與刑警部門偵查辦案,還與社區民警走村串寨管理轄區特種行業;既要巡邏防範還得服務群衆;其次是職責範圍含糊不清,三警合一後,110實際上是城區派出所下轄的一個中隊,遇有城區以外警情需要指令相關警種處警時,指揮協調功能也就極爲不暢,由于扯皮現象多,偵查部門也就喪失了許多戰機,許多人開始感到110不靈,市民爲此怨聲載道。 

  好在那段時間不長,大約2004年,上級再次整合110處警機構,成立了110指揮中心,指揮中心起初單列,後歸屬警令部,接警、處警開始剝離,這樣就有效發揮了110指揮功能和大數據運用職能,通過幾次整合,之後又將民政、衛生、交通以及搶險救助功能賦予指揮中心。如今的110指揮中心不但發展成爲雨城公安機關打擊犯罪,服務群衆的指揮樞紐,也是公安機關處置突發事件的其中一個拳頭。 

  2005年110宣傳日民警走上街頭宣傳110報警服務知識 

  當前滇西雨城110指揮中心配有可視化指揮大屏,全縣各重點場所均部署電子探頭,數據分析,警力調配,上級調度都在指揮大廳完成,警情也能保證分分鍾傳達到處警單位。“功能強大,指揮順暢,接警規範。”是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觀摩雨城110後得出的結論。 

  2015年,龍陵縣召開110聯動工作協調會 

  從“有警必接、有難必幫、有險必救、有求必應”到現在的“對黨忠誠,服務人民,執法公正,紀律嚴明”總要求,從單一的接處警到防範、打擊、服務,從駕駛摩托出警到集“現場勘查,救助服務、網絡追蹤”爲一體的警用裝備車輛,口號、機構、職責不斷在變遷,但110服務群衆、打擊犯罪、維護穩定職責卻一直未變,爲民執法的初心一直銘刻在一代又一代110人心中。


下一篇:   今天我當監獄值班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