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08日   责任编辑:

  伴隨著窗外陣陣急促的鳴笛,9.18防空警報將我的思緒拉回去年的“重走長征路”…… 

  “憶昨天” 

  在福建省長汀縣中複村,有一座被稱爲“紅軍橋”的木質廊橋,斑駁的橋柱上,1.5米高的刻痕清晰可見。據現場介紹,這是一把上了刺刀步槍的高度,是革命年代“槍比人高當紅軍”的印記。長征,一個镌刻在共和國曆史上的紅色名字,縱橫十余省,從血戰湘江、四渡赤水,到巧渡金沙江、強渡大渡河,從飛奪泸定橋、鏖戰獨樹鎮,到爬雪山、過草地……長征曆時之長,規模之大,行程之遠,環境之險惡,戰鬥之慘烈。 

  在那些烽火漫天的戰鬥中,有我的外公杜春貴,一個沒槍高的娃,從山西高平一路南下,追隨著正義,追隨著旗幟,同一群熱血兒女走上了革命道路,踏上了無悔征程。他啃過草根樹皮,徒手取過子彈,獨守空山餓過七天七夜,被炮彈炸暈三天後哭著翻過層層疊疊情同手足兄弟們的屍體,只爲第一時間將情報帶回。因爲,他是偵查兵!情報就是他的命! 

  中國人民以铮铮鐵骨戰強敵、以血肉之軀築長城、以前仆後繼赴國難,譜寫了驚天地、泣鬼神的雄壯史詩。 

  是的,在我心中,我的外公杜春貴,他的名字是紅色的,他的名字屬于祖國,他的擔當更是我一生的追隨! 

  “看今天” 

  “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是長征。“疾風知勁草,烈火見真金”,活成“心裏有火,眼裏有光”的鬥志,更是我們這一代的精神追隨。 

  在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步履蹒跚,艱難行走的57歲院長張定宇,“白衣執甲,醫藥爲兵”,用漸凍的生命,托起信心與希望。“我性子急,是因爲生命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我是一個漸凍症患者,雙腿已經開始萎縮,別看我五大三粗的,慢慢地我的全身會失去知覺,縮成一團肉球,呼吸衰竭而死。所以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跑贏時間,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須跑得更快,才能從病毒手裏搶回更多病人。” 

  就在他日夜撲在一線,爲重症患者搶出生命通道時,同爲醫務人員的妻子,卻因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在十幾公裏外的另一家醫院接受隔離治療。“我的生命進入倒計時,只能拼了命去爭分奪秒。同時,我很內疚,我也許是個好醫生,但不是個好丈夫,但我是共産黨員、醫務工作者,非常時期、危急時刻,必須不忘初心、勇擔使命,堅決頂上去!”醫者無懼,醫者仁心。 

  “白衣鬥士”們如何踐行初心、不辱使命?他們的勇敢來自何處?他們的犧牲是怎樣的無悔?我們的精神追隨在哪裏?答案都在你我心中。 

  “青年的一代是有擔當的一代。”每每想起這句話,我的腦海裏湧現的是“3.01暴恐案”……我的一個同學,他從部隊退伍後在昆明火車站小件寄存處工作。事發當晚他值班,面對窮凶極惡的暴徒,時刻不忘自己是一名軍人,必將身後的安定留給人民群衆。危難時刻,他挺身而出,與暴徒展開殊死搏鬥,不幸犧牲。他的甘于奉獻,使命擔當,值得我一生銘記。 

  “盼明天” 

  我們是新時代的青年、新時代的監獄人民警察。 

  如何不忘初心,守土有責? 

  如何堅守陣地,甘于奉獻? 

  如何奮發有爲,敢于擔當? 

  又如何服從大局,盡忠職守? 

  “大廈之成,非一木之材;大海之闊,非一流之歸。”擰成一股繩,關鍵時刻“拉得出、沖得上、打得贏”並不是光嘴上說說,因爲還有許多“雪山草地”待我們跨越,還有更多“婁山關”“臘子口”待我們征服。我們要將“紅色基因”注入我們的血液,激活“紅色細胞”、追隨“紅色傳承”、發動“紅色引擎”,愛崗敬業,堅守初心,甘于奉獻,不辱使命。俯下身,將鐵一般的入警誓言化作使命擔當,一步一個腳印堅定地走好;樹信心,將鋼一般的入黨誓詞化作理想信念,一釘一重錘,堅定地敲響。 

  作爲監獄人民警察的我們,就應該站在曆史轉折的發力點上,爲監獄的安全穩定和發展貢獻自己全部的聰明才智,充分發揮“敢爲人先,開天辟地,秉承初心,砥砺奮鬥”的紅船精神,真正做到初心不改,青春不負。用自己實際行動去踐行入黨誓言,用忠誠奉獻去诠釋青春無悔,不負韶華,走好新時代監獄人民警察的“長征路”。


上一篇:   我與祖國

下一篇:   我的脫貧攻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