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所中秋見聞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3日   责任编辑:

  秋空明月懸,又到團圓時 ! 

  記得去年八月十五那天,有一位在西雙版納州戒毒所工作的警察朋友對我說:“葉老師,所領導讓我邀請你,到戒毒所一起過節!”。我說:好啊!這也是體驗和幫教的機會!  

  警察朋友將我帶到戒毒所,政委許永志親自接待我,我心靈裏感覺到說不出的榮幸。許政委說:今天是中秋節,特別增加了兩個菜和月餅、瓜果,請葉老師過來,與幹警和戒毒人員一起過節吧。接著,就看見戒毒人員在幹警組織下,一排一排很有秩序地坐下來吃飯,大廳裏,除了筷子和餐具輕微的撞擊聲外,聽不到任何喧嘩聲。  

  用餐後,戒毒人員依次從食堂出來,一排排站在操場上,他們大多目光呆滯、面無表情,好像這個中秋時節的月亮與他們毫無關系,他們沒有詩和遠方,只有眼前的苟且與迷茫。他們是違法者、受害者,他們也是病人----無論在生理還是心理上。面對他們,憐憫之心油然而生。  

  從政委口中得知,他們中有的人是爲了追求“時髦”誤入歧途、染上毒瘾;有的人是爲了爲了擺脫寂寞、尋求刺激,以毒爲樂;有的是出于好奇,受人引誘;還有的人因爲病痛,靠毒解脫等等。無論他們現今的境況由何種原因造成,他們的人性是扭曲的,他們的人格是分裂的,他們的人生是殘缺的,他們的結局都是可悲的。  

  看著越升越高的月亮,我的思想起伏蕩漾,不能自禁:這個時候,很多家庭吃月餅,賞月亮,團團圓圓、其樂融融。而被強制隔離戒毒的這群人,有的妻離子散,有的已經無家可歸,有的就算戒毒成功回到家,可能父母已經撒手人寰。這樣,他們的家還能團圓嗎?去年人全月不圓,今年月圓人不全了呀。浪子呀!父母在等你們回家團圓,你們要好好悔改,早日回到親人和家庭懷抱才是呀!  

  看著越來越圓的月亮,我又想到另外一群人,他們就是戒毒人民警察。每逢佳節倍思親,可他們有的自己、妻子、孩子、父母幾地分居,一家子只能幾地同“分”一個月亮;有的老母臥病在床,吞不下半塊月餅,自己也沒有吃餅賞月的半點心思。有的盡管身心疲憊,但還得把身體交給那月亮底下的哨崗,把心思放在哨崗前面那群戒毒人員身上。這年代,也許有人偶爾錯過阖家團圓的機會,可這群戒毒人民警察,有的已有數十次這樣的錯過與缺憾。盡管如此,由于毒品成瘾的頑固性,戒毒效果往往不盡如人意。  

  警察朋友告訴我,1996年他進戒毒所的第一年。有一個吸毒人員進來是強制戒毒,在這25年的時間裏,那個人出去又進來,出去又進來,直到如今還在,朋友對他說:我都要退休了,你還想要在這裏嗎?他爲這個人和他的家人非常傷心,希望過了這個中秋節再也不要看見他。類似事件不勝枚舉,而社會上又有多少人懂得警察們是那麽的辛苦!  

  我站在月光下靜思,毒品把吸毒人員拉進地獄,警察則嘔心瀝血、用心良苦要把戒毒人員拉向彼岸。我發自內心的向警察致敬!爲他們點贊!他們無愧于人民警察的光榮稱號!  

  離開戒毒所的路上,鐵門重重關上的金屬聲一直在我的耳際回蕩,盡管亞熱帶地方,沒有中秋深秋之分,我卻感到陣陣寒冷。圓月之下,那群殘缺的吸毒人員何時與家人真正團圓?明年的月圓之時嗎?還是後年?如果毒品不絕,月再圓,有的家庭,永遠無法團圓。此刻,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至少還有另一群無法與家人團圓的戒毒人民警察,想到這群人,心裏總算有了一絲暖意,且忘記了自己中秋想家的念頭。  

  猛擡頭,我看見一輪圓月,已經遠離山頭,懸挂在浩瀚無際的天空中。盡管那是一個冷月,盡管我的眼睛仍有些淒迷,心中那絲暖意卻越來越強,在這個秋天的深夜裏漸漸彌漫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