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行政審判工作先進個人王家躍:“用公正的裁判讓群衆感受到法律的溫度”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09日   责任编辑:
  近年來,臨滄雲縣人民法院在狠抓行政審判工作的同時,不斷創新司法理念,將行政審判工作重心前移,通過加強與行政機關的溝通與協調,運用司法建議,服務黨委政府決策,發布行政審判白皮書等方式,助力行政機關規範執法行爲,有效促進了行政機關依法行政,爲雲縣經濟發展貢獻司法力量,助推法治政府建設。
  在雲縣人民法院行政審判隊伍中,“全國行政審判工作先進個人”王家躍法官的事迹讓人感動,他二十年如一日,從書記員到審委會專委,他始終堅守在行政審判辦案一線,變的是角色,不變的是心中永恒的司法工作者的爲民情懷。
  “做得還不夠好,還得繼續努力”
  王家躍自1998年8月開始從事行政審判工作,從書記員、助審員、審判員、副庭長、庭長、審委會專委,始終一步一個腳印地踐行著行政審判工作。
  在行政審判領域,王家躍審理了大量在轄區內有重大社會影響的重大疑難複雜行政案件,他的工作能力早已得到領導、同事以及當事人的認可。近三年來,他共審理行政、民事案件共計300余件,所審結案件無超審限。但說起他獲得的“全國行政審判工作先進個人”榮譽,他卻總是不好意思地笑笑:“做得還不夠好,還得繼續努力”。王家躍平時說話語速很快,但在庭審時卻是異常的“慢節奏”。他希望盡可能多地聽取當事人的意見,爲每一個案件畫上既合乎法理,又合乎情理的句號,最大限度地做到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2001年6月的一天,李某某駕駛農用運輸車撞傷某派出所民警李某,李某某當即將傷者送往衛生院,該派出所民警聞訊趕到現場將肇事車鑰匙拔走。交警趕到現場作了勘查後,因肇事車沒有鎖門而鑰匙也不在,爲了肇事者的物品安全及疏通道路,交警在群衆的幫助下將車推進了該派出所院內。2001年9月,李某某邀約朋友一同去派出所取車未果,便將此事向縣公安局督察隊進行反映。之後,受傷民警李某向李某某提出用肇事車折抵部分賠償費,但雙方對折抵事宜未達成協議,李某以人身損害賠償爲由向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該車鑰匙仍由李某予以保管。李某某于2002年6月提起訴訟,請求確認派出所扣車行爲違法,並判令返還所扣車輛,賠償扣車期間的營運損失每天60元及承擔扣車期間的各種稅費。庭審中李某某增加修複所扣車輛的新的訴訟請求,而沒有提出理由。
  經審理,法院認爲,李某某駕駛機動車肇事後,在交警未到現場之前,派出所民警已將肇事車鑰匙取走,實際已將該車控制,交警到達後亦未按規定移交,李某某曾到該派出所取車均未果,這些已知的事實證明了肇事車一直處于該派出所控制之中,派出所的行爲足以認定爲事實扣車行爲,且未提供該行爲的合法性證據、依據,顯屬違法扣押。對于李某將車從派出所取出,與李某某協商折抵賠償費未果後,將車一直停放在縣車隊的事實,因車鑰匙仍由民警李某保管,所以該車依然未脫離公安機關的控制。對李某某請求確認扣車行爲違法及返還所扣車輛的請求應予以支持。
  对附带行政赔偿部分,法院认为,李某某要求赔偿营运损失每天60元的请求,根据国家赔偿法只赔偿直接损失的规定,即不赔偿可得利益或可期待性利益,故该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对于赔偿养路费、客货运附加费及滞纳金2780. 80 元的请求,因税费属于扣车期间必要的经常性费用开支,应予以支持。李某某当庭提出修复被扣车辆的请求,根据起诉状副本送达被告后,原告提出新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准许的规定,法院不予支持。
  審理過程中,王家躍查閱大量資料、仔細咨詢相關領域專家,一點點核實細節,案件最終得以順利解決。這個案件在國家賠償類案件中具有範例作用,被最高人民法院入選《中國審判案例要覽(2003行政審判案例卷)》。
  “上面簽署著我的名字,我就得對文書負責”
  “初識王法官是在9年前。那時他剛擔任院裏的主審法官,而我有幸成爲了他的書記員。當時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很冷面,後來在工作中接觸多了,我才慢慢發現,他看似高冷的外表下其實有著一顆追求公平正義的火熱之心。特別是他對待當事人,真的是非常耐心,就沒見過他著急。”曾擔任王家躍法官書記員的同事在接受采訪時這樣說。
  王家躍對行政裁判文書始終秉持追求完美的執念,他的裁判文書規範、說理透徹,裁判結果表述精准,曾在法院系統裏獲得“辦案能手”榮譽稱號。“裁判文書是國家審判權的書面體現,上面簽署著我的名字,我就得對文書負責,一字、一句、一個標點都得負責,容不得出錯,這不僅是對我所行使的審判權的敬畏,也是對當事人、對自己負責。”“他是個特別認真的人,校對他的裁判文書是個學習受教的過程,也是個挺省心的活兒,因爲他的文書不但邏輯清晰、說理透徹、文筆流暢、一氣呵成。”同事們如是說。
  他始终重视审判工作的理论化,审理并撰写的 “赵某某、段某诉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不履行工伤保险待遇先行支付法定职责案”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评选为2017年度云南省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2008年12月,瀾滄江公司與段某某簽訂了十年期的勞動合同,並爲其辦理了相關社會保險。2016年9月6日,段某某在瀾滄江公司瓶場車間上班時突發疾病,經送醫院搶救無效于2016年9月7日21時26分宣布臨床死亡。經申請工傷認定,臨滄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段某某爲視同工傷(亡)。原告曾向被告雲縣人社局及瀾滄江公司申請支付工傷保險待遇均未果。瀾滄江公司向雲縣人社局所屬社保經辦機構報送情況說明,表示公司經營困難,欠繳2013年12月至2017年3月間的工傷保險費,致使段某某家屬不能領取工傷保險待遇。2017年3月31日,原告再次向被告所屬社保經辦機構申請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雲縣人社局工作人員以口頭的方式答複原告,先行支付申請不符合《基金先行支付辦法》第六條的相關規定,不予支付。
  本案焦點在于:原告趙某某、段某的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申請是否有法律依據?被告雲縣人社局以口頭的形式答複原告是否合法?被告雲縣人社局以瀾滄江公司欠繳工傷保險費爲由拒絕向原告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是否合法?
  ?   经审理认为:本案工伤保险作为社会保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受到职业伤害的劳动者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的重要途径。但在实践中,用人单位为了降低用工成本或陷入经营困境,不缴或者少缴工伤保险费的情况屡见不鲜,严重影响了劳动者及时足额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合法权益。
  該案判決爲:確認被告雲縣人社會局對原告趙某某、段某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申請以口頭答複的方式及不予先行支付決定違法;責令被告雲縣人社局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對原告趙某某、段某申請先行支付的工傷(亡)保險待遇依法予以核定支付。一審判決作出後,各方當事人均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本案的審理,明確用人單位未足額繳納工傷保險費不是社保部門拒絕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法定理由,勞動者一旦發生工傷事故,且用人單位無力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就負有從工傷保險基金中向勞動者先行支付工傷保險待遇的義務,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履行法定給付義務的,勞動者有權依照相關法律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給付之訴。
  本案體現了對弱勢群體的司法保護,同時也提醒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應嚴格履職並與有關單位配合,督促用人單位及時履行繳納工傷保險費的義務,確保工傷保險資金充足,以便更好地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該案的審理既體現了積極司法能動在個案中的運用,又很好地把握了公正與效率的關系。
  “用公正的裁判讓群衆感受到法律的溫度”
  2020年6月3日,王家躍所審理並撰寫的“鳳慶榮達公司訴鳳慶縣住建局、鳳慶縣城市綜合執法局行政強制措施及賠償案”再次被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評選爲2019年度雲南省行政審判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鳳慶縣榮達汽車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榮達公司)租用楊紅明的場地及鋼架房作爲經營場所。2017年8月25日,鳳慶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以下簡稱鳳慶綜執局)作出限期改正違法行爲通知書,認定楊紅明建蓋鋼架房違法,要求楊紅明于2017年9月2日17時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整改將實施處罰,並于當日向榮達公司法定代表人王紅兵送達該通知書,後王紅兵將該通知書轉交楊紅明。
  2017年9月2日,鳳慶綜執局、鳳慶縣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對鋼架房實施強制拆除。強制拆除時榮達公司尚有部分汽車修理設備及其他物品未被清理出鋼架房。榮達公司起訴請求判決確認強制拆除行爲違法並賠償損失。一審法院認爲,行政機關實施強制拆除行爲前僅發送了限期改正違法行爲通知書,此後並未作出處罰決定和強制拆除決定,且于期限屆滿前即實施強制拆除行爲,在強制拆除過程中未對違法建築承租人的設備和物品依法妥善處置,明顯違反法定程序。該強制拆除行爲導致榮達公司對損害結果無法舉證證明,應由行政機關對造成的損害承擔舉證責任,鑒于客觀上行政機關亦無法舉證證明,應結合全案事實綜合考慮酌情確定賠償金額,遂判決確認鳳慶綜執局強制拆除時未依法妥善處置榮達公司的物品違法,賠償榮達公司100,000元。榮達公司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這個案件的典型意義在于,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和《雲南省違法建築處置規定》,行政機關對違法建築實施強制拆除的法定程序包括:對相關當事人作出限期拆除決定,當事人在限期內不履行義務的,應當以書面形式催告當事人自行履行義務;經催告當事人逾期仍未自行履行拆除義務,應當對當事人作出強制拆除決定並進行公告。行政機關對違法建築實施強制拆除的手段、方式必須科學、適中,對建築物內的物品應當采用公證機構公證或無利害關系第三方見證等方式,進行清點登記造冊、制作現場筆錄、妥善保管並及時移交。未按照法定程序實施拆除並造成合法財物損失的,行政機關應當依法予以賠償。本案對行政機關嚴格依法實施房屋強制拆除具有指導意義。
  王家躍法官審理的類似這樣的案例還很多,雖然只是一個看似普通的行政訴訟案件,卻折射出行政審判對行政權力的有效監督、對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的保護。他說:“通過我們的一個個公正裁判,讓群衆感受到法律的溫度,不斷推動法治建設的進程和法治理想的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