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掃黑辦:通過辦理涉黑涉惡案件已推動偵破陳年命案2669起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4日   责任编辑:

  ——“案件辦理阻力重重,省委書記親自調度案件,給專案組撐腰打氣,才排除了辦案幹擾,挖出了保護傘43人。”【吉林張永福案】

  ——“副市長給涉黑組織當政治上的‘代言人’,‘黑色權力’和資本相互勾結相互滲透,到導致毒瘤瘋長。”【遼甯宋琦案】

  ——“被害人的屍體埋在國道路基之下,但因挖掘需要3000余萬元,導致辦案單位‘望山興歎’。”【青海日月山埋屍案】

  近日,全國掃黑辦透露,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通過辦理涉黑涉惡案件已推動偵破陳年命案2669起,“一大批多年想破而未能偵破的積案命案能沈冤昭雪,關鍵是有掃黑除惡這個‘殺手锏’。”

  吉林張永福案、遼甯宋琦案、青海“日月山埋屍案”是全國掃黑辦重點提到的三起涉黑大案。這三起案件爲何“多年想破而未能偵破”,掃黑除惡對案件偵破起到怎樣的作用,帶著問題,長安劍專訪了全國掃黑辦。

  省委書記上陣,拿下“養雞大王”保護傘

  52歲的張永福,曾是吉林省吉林市赫赫有名的“養雞大王”。2002年,當地在一篇題爲《養雞大王的情懷》的報道中這樣寫道:

  “這是一個極富傳奇色彩的人物,但卻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他在短短的十年間,靠養雞實現了脫貧致富,成爲全省最大的私營養雞企業經營者。”

  張永福初中沒有畢業就在外謀生,後來向親戚借錢購買了一輛舊卡車拉煤,1993年在催討運煤款時正好遇上了煤礦資金困難,于是礦上就用一批雞苗和飼料抵了賬,這讓他第一次接觸到養殖業。此後他在吉林市龍潭區的養雞場越辦越大,榮譽也越來越多,曾被選爲區人大代表,先後被評爲省市勞模、“全市十大傑出青年”、“全市星火科技帶頭人”等等。

  但這只是張永福的光鮮一面,他“傳奇色彩”的另一面,是黑色的。2019年11月,張永福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罪名共有11項,包括組織領導黑社會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敲詐勒索罪等。

   

  張永福(中)被吉林通化中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

  從1998年開始,張永福利用養殖公司做幌子,暗自招募刑滿釋放人員充當馬仔,采取殺害、毆打、恐嚇等多種手段爲非作歹。張永福犯罪團夥還通過對村民威逼、恐嚇、利誘手段操縱基層組織長達20余年。

  他曾以高速公路占其經營的養雞場爲由,阻礙高速公路施工大半年,以此要挾索要1.2億元補償款。因張永福索要金額過高,相關部門被迫更改高速路線,而此時,張永福又組織多名村民以更改路線不合理爲由到省裏惡意上訪,並要求不許改道,以達到索要高額補償款目的。

  張永福犯罪團夥的惡行並非無人知曉,他本人曾被審判。2015年聚衆鬥毆案中,張永福等人被警方抓獲,但隨後他們卻出人意料地被取保候審,最後一夥11人重罪輕判均被當地法院處以緩刑。直至2018年張永福因涉黑被捕後,這些錯案才得以糾正。

  囂張作惡卻能受到“全鏈條庇護”,導致其犯罪團夥屢打不絕坐大成勢,因其“上面有人”。其中最大的“保護傘”是崔振吉,崔振吉在張永福發迹期間曾任吉林市龍潭區區長、區委書記,2010年任吉林市副市長,2017年任吉林市政協主席,官至正廳級。他曾多次以發公函、打招呼的方式爲張永福逃脫法律制裁。

  全國掃黑辦介紹,在2018年張永福案發後,吉林省公安廳指定通化市公安機關異地偵辦,但受到“保護傘”的阻撓,案件辦理還是一度受阻。“說情打招呼的很多,”專案組組長說,“省委書記親自調度案件,給專案組撐腰打氣,才排除了辦案幹擾,挖出了保護傘43人。”

  “各級黨政主要負責同志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第一責任人。”吉林省委書記巴音朝魯在2019年2月調度案件時這樣說,“要親自挂帥、親自出征、親自調度,對推進不力、打擊不深的地區,要重點督導、跟蹤督辦。”

  2019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第13督導組進駐吉林,明確提出“要緊緊盯住涉黑涉惡重大案件、黑惡勢力經濟基礎、黑惡勢力背後關系網、保護傘不放”,並作出“除惡務盡、挖根見底”的要求。一位政法委的工作人員這樣感慨,“面對大量的積案命案線索,有的同志存在畏難情緒,但全國掃黑除惡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高位推動,並派出中央督導組進駐督導,讓我們不能有絲毫懈怠。”

  “對內破除自身畏難情緒,對外破除‘關系網’‘保護傘’的幹擾。自上而下敢于亮劍的膽略,讓掃黑除惡成爲推動攻克陳年積案的關鍵一招。”全國掃黑辦表示。

  市裏1/4的工程都歸“黑老大”,案發時資産80億

  遼甯的縣級市東港,地處丹東沿海,位于鴨綠江邊,宋氏兄弟涉黑組織自上世紀90年代起在此惡行累累。

  ——1991年,弟弟宋琦帶領19名打手,將從事海産捕撈生意的白氏兄弟砍得血肉模糊,但最終不了了之;

  ——1999年,宋琦的競爭對手盛某被當街槍殺,凶手已經伏法,可他又恰巧是宋琦的堂弟;

  ——2015年,楊氏集團的船員突然被砍成重傷,之後不久,宋氏家族成了唯一合法的灘塗養殖企業。

  ……

  這個涉黑組織以凶殘暴力著稱,十余年來實施故意殺人等違法犯罪近400起,惡名在東港幾乎人盡皆知,但當地一些領導幹部卻揣著明白裝糊塗,不僅造成大量積案命案長期得不到處理,甚至不惜與黑惡分子沆瀣一氣,蛇鼠一窩。

  據統計,2008到2016年間,東港共有1171個市政、房屋、水利工程項目,其中近1/4被宋氏兄弟獲得,涉及金額達39.38億元。涉黑團夥把持一地建設工程,案發時資産達80億元之巨,造成這匪夷所思怪相的,是宋氏兄弟的“保護傘”劉勝軍等人。

   

  2019年12月,宋琦涉黑組織52名被告人接受審判,宋琦被判處無期徒刑。

  劉勝軍自2008年起曆任東港市市長、市委書記,2016年升任丹東市副市長,多次將重大項目拍板交由宋琦涉黑團夥建設開發。對于宋琦等人的涉黑背景,他心知肚明,但均以“那些事情都是曆史了,沒有必要考慮”的借口搪塞。

  2010年,東港市計劃建設一個垃圾處理場,劉勝軍在沒有科學論證、沒有環評、沒有對周邊居民聽證的情況下,直接把項目交給了宋氏兄弟開工建設,引發周邊群衆不滿。在施工過程中,宋氏兄弟的公司面對提出質疑的群衆,露出黑惡團夥的真實嘴臉:

  一名女村幹部被揪著脖領子拽到了一邊、一名無辜群衆被打到橋下……懾于宋家的凶惡氣焰,當地村民敢怒不敢言,再也不敢對施工進行阻攔,項目得以推進。

  就這樣,宋氏兄弟獲取了巨額不法利益,劉勝軍獲得了“政績”和賄賂。“雙贏”的結局下,是周邊群衆的利益成爲犧牲品,黨在人民群衆中的形象和地位遭到嚴重破壞。

  “領導幹部給涉黑組織當政治上的‘代言人’,‘黑色權力’和資本相互勾結相互滲透,到導致毒瘤瘋長。”全國掃黑辦介紹,宋琦、宋鵬兄弟二人分別連續當選人大代表,資本勢力向政治領域滲透,危害日趨嚴重,打擊難度不斷加大。

  直到2018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後,這起案件被全國掃黑辦挂牌督辦,政法機關和紀檢監察機關同步上案,涉黑分子和“保護傘”同步偵辦。宋琦涉黑團夥覆滅,宋琦被判處無期徒刑,50余名團夥成員分別獲刑;“保護傘”同時被查,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查處55人,丹東市原副市長劉勝軍、丹東市政協原副主席楊乃文、鳳城市委原書記高峻等均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

   

  5月19日,全國掃黑辦公布了宋琦涉黑案的辦理情況。

  “在紀法協同的謀略下徹底打傘破網,使得一批積案命案在掃黑除惡中被偵破。”全國掃黑辦介紹,專項鬥爭中,對挂牌督辦案件政法機關和紀檢監察機關同步立案、同步調查,嚴格落實“兩個一律”“一案三查”要求,推動了一批大案要案一查到底。

  今年5月,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曾公布宋琦涉黑案的辦理情況。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發布會上這樣評價:

  案件辦下來,可謂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各個層面遇到的困難和阻力層出不窮,全國掃黑辦和省掃黑辦以及辦案人員見招拆招,案件的最終攻克,“闡釋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樸素道理。”

  “日月山埋屍案”最新細節:發掘屍骸需要3000萬

  去年11月,全國掃黑辦首次披露了青海“日月山埋屍案”,引起社會關注。

  2019年4月,青海公安機關在偵辦西甯馬成涉黑案時,發現了被害人馬生珍在2002年4月被綁架殺害的線索,將這起命案與涉黑案件並案偵查。

  由于案件已經發生了整整17年,埋屍地點現場地貌發生了很大變化,僅根據嫌疑人供述難以完全確定埋屍地點。公安機關通過大量工作,排除了多處埋屍點後,劃定了最可能的埋屍區域。

   

  犯罪嫌疑人馬成,綽號“牙板”。(圖:青海公安微信公衆號)

  在采訪中,全國掃黑辦首次透露,此後發掘屍體的工作仍困難重重。其中最大的難點在于,公安機關劃定的這片區域中,109國道與京藏高速恰好從此處經過,開挖需要巨額的費用,“因被害人屍骸埋于國道路基下,挖掘需要3000余萬元,令辦案單位‘望山興歎’。”

  2019年6月,中央掃黑除惡第18督導組進駐青海,在爲期兩個月的督導結束後,督導組向青海省反饋,“在依法嚴懲方面,一些地方、部門存在主動摸排線索不夠,線索核查不深入,重點案件攻堅力度不大,‘打財斷血’不同步等問題。”

  “日月山埋屍案”此後同時被全國掃黑辦、公安部、青海省列爲重點案件挂牌督辦,中央督導組當時所反饋的“重點案件攻堅力度不大”的意見,指向明確。全國掃黑辦證實,此案確實在中央督導組督促下告破。

  “一些積案命案不能及時偵破,與辦案能力不強緊密相關。”全國掃黑辦介紹,掃黑除惡集成作戰的策略,是攻克積案命案的管用一招,“日月山埋屍案”就是在集成作戰的策略下被偵破的。公安部在全國範圍調集專家,進一步縮小發掘範圍,研討制定發掘方案,以較小代價就找到屍骸,進而打開了案件偵破的缺口,進一步獲取了偵破案件的關鍵證據。

  有媒體記者曾實地探訪過發掘現場,這是一片廣袤的無人區,海拔3800米,四周雪山皚皚。周圍的牧民回憶,公安機關的挖掘工作從9月中旬開始,公安民警和土建工人在此處作業,期間民警還曾帶一名犯罪嫌疑人來指認過犯罪現場。

   

  青海日月山109國道旁,17年前殺人埋屍地點。(圖:鳳凰WEEKLY)

  2019年10月7日,警方在該區域起獲一具屍骸。經青海省公安廳刑事科學技術研究管理中心DNA比對檢驗,認定屍骸系被害人馬生珍。

  10月底,中央掃黑除惡第18督導組再次來到青海“回頭看”。在“回頭看”彙報會上,中央督導組指出,青海“專案攻堅取得重大突破,‘打傘破網’取得新的重要戰果”。

  幾天後,青海警方發布公告,馬成涉黑一案已經抓獲犯罪嫌疑人60余人,該團夥在西甯及湟中、互助等地網羅社會閑散人員,長期從事尋釁滋事、敲詐勒索、故意傷害、搶劫、綁架、非法拘禁、強迫交易、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活動,直接侵害了群衆利益,嚴重擾亂了正常社會秩序。

  目前,案件正在有序推進中。

  “案件辦理的成效直接關系群衆的切身利益。尤其是類似的大案要案、積案命案,如果辦理不好,就會影響群衆對專項鬥爭的信心,影響專項鬥爭的成效。我們將推動集中力量攻堅,加快辦案進度,及時回應群衆關切。”全國掃黑辦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