緝毒驚心13小時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责任编辑:

  九月,如期而來。1日6時,天剛亮,昭通市公安局警務站(魯甸江底鎮)大樓依舊燈火通明,來自北京、南昌、上海、呼和浩特、鄭州、沈陽和昆明等七個局的鐵路公安代表21名民警,早已起床洗漱完畢。 

  “走,噴點防曬霜。”昆明鐵路公安局昆明公安處李品佑看了看手表,便約上舍友、搭檔昆明局開遠公安處民警塗藝葉到宿舍“打扮”一番。 

  “開始集合,點名!”7點45分,代表團負責人昆明局禁毒支隊副支隊長趙林,朝大樓喊去,20名民警都全副武裝往警務站院壩裏跑去。 

  點名、檢查和訓話這是每個代表團“上線”前必有的課目。 

  “好精神哦。”從警務站到緝毒執勤點江底服務區約有6分鍾路程,隊員們铿锵有力的步伐總讓路人駐足觀看,讓人好不羨慕。趙林說,這不僅是代表團體的面貌,更是體現出公安的“精、氣、神。” 

  上午8點整,經過簡短的交接後和分工後,鐵路代表團正式“上崗”。 

  “95後”已成主力軍。 

  趙林說,參加此次“紅藍對抗”緝毒賽的鐵路代表團中“90後”民警就有10人,他們有來自最繁華的大都市,也有來自邊境站點的派出所負責人。更讓人驚喜的是,還有4人是“95後”,總是用著獨特的思維和“老前輩們”一同緝查、比拼和較勁。 

  “您好!請出示身份證、駕駛證、行駛證。”當一輛轎車在前方隊員的示意後,緩緩停在了查檢區。 

  “您從哪裏來,到哪裏去?”、“車上人員是什麽關系?”、“攜帶了哪些物品?”隊員的詢問簡單明了。 

  然後駕駛員下車,打開後備箱,在駕駛員見證下,一名民警戴著手套,還用手電筒檢查尾箱的物品,另一名民警用執法記錄儀對檢查過程全程攝像。 

  “紅河。去四川打工。”司機回答。 

  “紅河?你該吃石榴了?”聽到司機的回答,來自紅河州的李品佑立即用當地方言和司機說道。 

  “還沒有大量上市呢。”經過一番檢查和對話,李品佑將證件歸還司機並示意可以離開。 

  “經驗老道的。”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隊副支隊長趙佑高如是說,別看小李(李品佑)只是簡單的對話和“不仔細”的檢查,但裏面“隱藏”著很多“秘訣”。他說,年紀小小的李品佑是地地道道的“97後老兵”,已有三年的緝毒經曆,而對乘客和車輛的基本查緝很熟練。

  “這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乘客。”李品佑對記者說,會有極少數駕駛員因爲緊張或者其它原因,記錯自己的物品,覺得是不是在檢查的時候不見了,而在駕駛員見證下當面檢查和同步攝像,是爲了避免發生物品丟失。 

  “學習就是升級。”而對李品佑來說,這樣事早已習以爲常。隨著檢查設備和查緝能力的升級,狡猾的毒犯總是“找空”而入,如沒有緝查經驗和洞察力,就會出現“漏網之魚”。特別是遇到常見的車內夾藏攜帶毒品,如果現場破拆,又不方便還會造成破壞,這就必須會掌握一定的檢查設備,通常會用便攜式X光探測儀,原理與火車站的安檢儀相同,它能夠“看到”箱體內的物品,比如輪胎內、車門夾層內是否藏有其它物品。檢查中如果發現可疑的車輛、物品,即可當場檢查,無須拆開。 

  “這樣公開查緝查獲的大案子很少,最多也就是查獲管制刀具。”趙林說,每天成千上萬輛車從這裏經過,查獲案件有點像大海撈針,緝查了近四個小時,沒有發現可疑人員和可疑物品,像這樣“什麽也沒查到”是常態,大海撈針也是一層安全防護網,同時是對違法犯罪活動的震懾。

  他說,一個班次下來,隊員們早已腳痛手麻、聲音沙啞。 

  中午12點,午餐時間。爲了不影響查緝工作,隊員們都是輪換就餐,總是狼吞虎咽“填滿”肚子後朝戰場跑去。 

  “有重要情報。”正吃飯時,趙佑高的一個電話打破了“飯局”。原來,從前方獲得一個重要線索,有一毒販從昆明運毒品前往重慶交易,因江底服務區有緝毒檢查,有可能會避道而行。 

  立即行動。 

  經缜密偵查後,緝毒民警確認了線索的真實性,並鎖定了毒販的准確位置。行動共分爲3組警力。第一小組鐵路公安在毒販必經之路江底服務區蹲點;第二小組北京市公安局禁毒總局江底南出口攔截;第三小組鐵路公安機動隊前往毒販可能避道的曲靖會澤縣布防。 

  記者驅車與第三小組機動組出擊。 

  前方第一輛機動組緝毒的5名民警提前驅車趕往目的地的同時,乘坐記者車內的指揮人員趙佑高和趙林不停地用手機與另外兩組民警輪流進行聯絡外,還再三叮囑機動組隊員要謹慎部署,一有風吹草動,馬上彙報。 

  “有一輛探路車走錯路,提前下高速。”後方情報人員傳來消息,頓時車上氣氛有些緊張。 

  “再核實。”趙佑高當機立斷。 

  過了幾分鍾,後方傳來消息,運送藏毒品的嫌疑車輛已到會澤服務區,而探路的車輛已調頭上高速路前往會澤與藏毒車輛彙合。 

  “能不能再快點。”趙林看了看時間,叮囑記者在保證行車安全的情況下,加大馬力前往目的地,並要求機動組隊員到達會澤服務區後,秘密偵查周圍相關情況。 

  20分鍾過後,機動組傳來消息,發現藏毒品的車輛已在會澤服務區,並停在服務區四周空曠地方。更讓意想不到的是,藏毒車輛一直未熄火,並將黑黑的玻璃窗一直緊閉,很不利于抓捕。 

  記者發現,坐在副駕駛的趙佑高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閉眼十多秒後與趙林協議決定,讓前方機動隊員再秘密觀察藏毒嫌疑車輛的一切動向。同時,讓隊員找兩輛車主做思想工作,待時機成熟時配合民警攔截藏毒嫌疑車輛的緝抓任務。 

  “不好,探路車已到,並與藏毒嫌疑車有簡短的交接。”記者驅車正在待補鎮調頭到會澤服務區時,趙佑高和趙林同時接到電話,稱藏毒嫌疑車有可能要提前出站逃跑。 

  “趕緊抓捕。”兩人異口同聲朝電話裏對前方隊員下達命令。然而,狡猾的嫌疑人似乎感覺到了“危險”,在兩輛大車和五名隊員的圍追堵截下,像亡命之徒的嫌疑人拼命的找到出口“逃跑”了。 

  “快點跟上。”得知藏毒嫌疑車已出會澤收費站,並往巧家方向逃竄,有些不高興的趙林立即指令隊員驅車追蹤,還讓第一、二組人員攔截探路車。同時,趙佑高又通知巧家警方上路攔截。 

  十分鍾後,記者一行與前方隊員在會澤縣城會集後,並四處尋找藏毒嫌疑車輛。 

  “最後顯示是在以禮社區。”在會澤警方的幫助下,得知藏毒嫌疑車最後出現地點是在會澤縣安置點以禮社區。有了明確的地點,兩輛車開始在四處尋找,但一無所獲。 

  藏毒嫌疑車和嫌疑車像“幽靈”一樣,消失了。

  一時,情況陷入僵局。兩個小時過後,仍未找到“失蹤車輛”的蹤影。 

  下午17時,前來增援的鐵路公安代表15名隊員也趕往現場參與“尋找”。遇人就問、遇車就詢。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尋找的過程讓人覺得枯燥而漫長,在各大路口守候的民警和機動隊員們不斷地輪換,而藏毒嫌疑車遲遲沒有現身。 

  難道是信息有誤?隊員們開始懷疑。 

  18時10分,後方傳來消息,毒販所乘坐的車輛在一山坡上的沙石廠,此時又饑餓又疲勞的隊員開始緊張和激動起來。這時候,記者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很快找到了藏毒嫌疑車輛。但,早已人去、車空,駕馭室左側車門留下的撬痕是七零八落,現場一片狼藉。 

  此時,連續工作13小時的隊員再也沒有饑餓感和疲勞感。記者看到,有些失落的隊員們臉上露出了“憤怒”,像是等待著“奇迹”的出現。 

  然而,功夫不負有心人。 

  23時26分,就在失落之時,後方人員傳來消息,“失蹤”了藏毒嫌疑人用微信與有關人員有過暫短的“聯系”,並已在昭巧公路上。隨後,趙佑高又立即指令代表雲南戰隊出征的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隊流動警務站站長王寶秘密查找到藏毒嫌疑人同時,還要其部署警力將嫌疑人抓獲。 

  “藏毒嫌疑人的車輛已上高速路。”由于時間緊急,如果不及時攔截藏毒嫌疑人將有可能再次逃竄。 

  “來不及了。”王寶在聯系昭通高速路交警大隊緊急攔截的同時,還讓一組警力五人驅車前往昭通高速北閘處支援。 

  然而,讓人更揪心的是,天空又突然下起大暴雨,給隊員們抓捕帶來了很大的困難。 

  “趙副,抓著了。”半小時,趙佑高接到電話,隊員們將重慶籍的藏毒嫌疑人王某抓獲。 

  頓時,懸在緝毒隊員們的心終于“落地”。 

  原來,王某逃離現場後,亂竄到一沙石料廠後將車和手機棄離現場。並很快找了一輛微型車,謊稱與女友吵架讓微型車司機送到宜賓。爲了逃避追捕,還讓司機將其帶到東川繞行一周後,再通過小路到巧家、魯甸後,最後上高速回到重慶。 

  “要連夜突審。”當隊員們把王某送到警務站時,已是9月2日淩晨2時。而對于參戰的隊員們來說,一切,都好事多磨;一切,都是爲了明天再次出發。 

  而在他們心中,一直有一個夢想,就是天下無毒。“像辛巴一樣勇敢成長。”李品佑在朋友圈這樣寫道。 

  也如像李品佑和塗藝葉這樣的“95後”所說,每一次磨練都是成長,他們克服停電停水和蚊蟲叮咬,依舊堅守戰場8個多小時,而每一位參戰隊員的責任擔當、不畏困難、奮勇向前都是禁毒警察的精神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