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檢下發4起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4日   责任编辑:

  10月1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下發4起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典型案例,分別爲邱某某盜竊案,肖某某危險駕駛案,魏某某職務侵占案,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黃某某非法經營案。

  最高檢第一檢察廳廳長苗生明表示,速裁程序是我國多層次刑事訴訟程序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推進刑事案件繁簡分流,提升訴訟效率,節約訴訟資源,優化司法資源配置,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當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已經全面實施,但是適用速裁程序的比例仍然偏低,這一制度所蘊含的效率價值尚未得到充分彰顯。爲更好落實刑事訴訟法關于速裁程序的相關規定,最高檢在各地檢察機關上報案例的基礎上,選編了四起典型案例,供各地檢察機關學習參考。

  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全面實施以來,檢察機關適用該制度辦理的案件,起訴至法院後適用速裁程序審理的占27.6%,適用簡易程序審理的占49.4%,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占23%。從檢察機關自身角度講,由于適用速裁程序法定辦案期限短,認罪認罰工作任務重,有些輕罪案件需要做大量矛盾化解、和解諒解工作,其實並不簡單,導致有的檢察官不願用、不會用、不善用。

  苗生明認爲,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要強化監督意識,客觀公正履職,確保全面准確懲治犯罪。發揮捕訴一體優勢,密切偵訴協作,著力在訴前有效解決案件爭議問題。堅持法定證明標准,依法查明案件事實,准確定性求刑,爲審判階段適用速裁程序奠定良好基礎。綜合考慮量刑情節,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加強量刑建議說理,提升量刑建議可接受度。創新完善速裁案件辦理機制,協同構建輕微刑事案件辦理“快車道”,確保案件辦理全程提速不降質。注重追贓挽損,充分兌現從寬政策,同時兼顧被告人與被害方利益。對符合條件的單位犯罪要依法適用,在適用過程中,應堅持打擊和保護並重、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並重,最大程度減小對企業正常經營的影響。

  【法律要旨】

  2018年刑事訴訟法修改增設了刑事速裁程序。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二條規定,“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可能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案件,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告人認罪認罰並同意適用速裁程序的,由審判員一人獨任審判。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時,可以建議適用速裁程序”。速裁程序是我國多層次刑事訴訟程序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推進刑事案件繁簡分流,提升訴訟效率,節約訴訟資源,優化司法資源配置,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當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已經全面實施,但是適用速裁程序的比例仍然偏低,這一制度所蘊含的效率價值尚未得到充分彰顯。從檢察機關自身角度講,由于適用速裁程序法定辦案期限短,認罪認罰工作任務重,有些輕罪案件需要做大量矛盾化解、和解諒解工作,其實並不簡單,導致有的檢察官不願用、不會用、不善用。爲更好落實刑事訴訟法關于速裁程序的相關規定,高檢院在各地檢察機關上報案例的基礎上,選編了四起典型案例,供各地檢察機關學習參考。

  案例一:邱某某盜竊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邱某某,男,無業,曾因盜竊被行政拘留七日。2019年10月5日18時許,邱某某到江蘇省張家港市金港鎮天台南路某店鋪門口,趁無人之機,竊得施某某停放在路邊的紅色台鈴牌電動車一輛。經鑒定,電動車價值人民幣2400元。被害人施某某發現其電動車被竊後,向張家港市公安局報案。公安機關于次日立案偵查,鎖定具有盜竊劣迹的邱某某後,在張家港市金港鎮某網咖內將其抓獲,贓物被追繳,並發還被害人。

  邱某某因涉嫌盜竊罪,于2019年10月6日被張家港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于10月10日移送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10月11日,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以邱某某犯盜竊罪向張家港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10月12日,張家港市人民法院以盜竊罪判處被告人邱某某拘役二個月十天,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邱某某服判,不上訴。

  【檢察履職情況】

  2019年10月6日公安機關對邱某某刑事拘留,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派駐公安機關執法辦案管理中心檢察室檢察官了解本案情況後,認爲本案案情簡單,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且被告人認罪認罰,建議公安機關督促邱某某退賠,並及時移送審查起訴。後,公安機關依法追繳贓物,並發還被害人。10月10日,公安機關將本案移送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並在起訴意見書上加蓋“速裁(刑拘)”字樣印章。

  檢察機關受理後,快速審查並制作簡版審查報告,認定被告人邱某某盜竊數額2400元,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構成盜竊罪。檢察官向邱某某告知訴訟權利並釋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相關規定後,邱某某表示自願認罪認罰。檢察官聽取了被害人意見,被害人要求依法辦理。檢察機關依法對邱某某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結合邱某某的盜竊數額,認罪認罰、坦白、配合公安機關追繳贓物等從寬情節,以及有盜竊劣迹酌定從重情節,經綜合審查評估,擬定“拘役二個月十天,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的確定刑量刑建議。在值班律師了解案情後,檢察官聽取了其意見,值班律師對犯罪事實、罪名、量刑情節及量刑建議表示認可。在值班律師見證下,邱某某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並同意適用速裁程序。

  2019年10月11日,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以邱某某涉嫌盜竊罪,向張家港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張家港市人民法院于10月12日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案,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當庭作出判決,以盜竊罪判處被告人邱某某拘役二個月十天、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邱某某服判,不上訴。

  【典型意義】

  一是依托公安機關執法辦案管理中心,搭建速裁案件“一站式”刑拘直判辦理平台,實現案件快慢分道、簡案快辦。張家港市人民檢察院會同市法院、市公安局、市司法局會簽出台《關于“一站式”辦理刑拘直判案件的工作意見》,在公安執法辦案管理中心設立派駐檢察室、速裁法庭、值班律師工作站,建立“一站式”簡案快辦工作平台。派駐檢察室提前了解公安機關偵查情況,與公安機關一道及時對盜竊、危險駕駛等輕刑案件開展甄別篩查、繁簡分流工作,對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符合速裁程序的案件推行刑拘直判,最大程度簡化文書制作、案件流轉、強制措施轉換等程序環節,實現簡單案件偵查、起訴、審判在刑拘七日內完成,確保及時懲治犯罪,發揮刑罰威懾效應。

  二是綜合考慮量刑情節,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加強量刑建議說理,提升量刑建議可接受度。確定刑量刑建議有利于明確被告人對判罰的預期,促使其更好認罪認罰,避免判後反悔上訴等現象。對于盜竊等常見、多發、簡單的輕微刑事案件,有著明確的量刑指導規範和成熟的當地司法實踐標准,應當依法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同時,應當加強量刑建議說理,詳細闡釋量刑建議的依據、確定過程和理由,提升被告人、辯護人或者值班律師以及法官對量刑建議的認可度。

  案例二:肖某某危險駕駛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肖某某,男,務工人員。2019年11月11日21時許,被告人肖某某酒後駕駛小型轎車從福建省莆田市秀嶼區東莊鎮前雲村自己家中往秀嶼區月塘鎮西園村方向行駛,途經秀嶼區東莊鎮前雲村圓圈路段時被莆田市秀嶼區公安分局東莊派出所民警查獲。經呼氣檢測,肖某某的酒精呼氣檢測值爲124.6mg/100ml。經鑒定,從肖某某的血樣中檢出乙醇濃度爲124.77mg/100ml。

  被告人肖某某因涉嫌危險駕駛罪,于2019年11月12日13時被莆田市公安局秀嶼分局刑事拘留,于當日15時移送莆田市秀嶼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秀嶼區人民檢察院對本案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于當日17時以肖某某涉嫌危險駕駛罪提起公訴,並建議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案。次日10時,莆田市秀嶼區人民法院適用速裁程序開庭審理本案,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並當庭宣判,判處被告人肖某某拘役一個月,緩刑二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肖某某服判,不上訴。

  【檢察履職情況】

  (一)提前了解案情,及時啓動48小時速裁辦理機制。2019年11月11日21時許,肖某某酒後駕駛機動車被查獲,並被帶至醫院抽血後送至執法辦案管理中心。經莆田市公安局秀嶼分局通知,莆田市秀嶼區人民檢察院及時派員了解案件基本情況。司法鑒定機構爲危險駕駛案件開設“綠色通道”,于12日9時許出具鑒定意見:從肖某某血樣中檢出乙醇濃度爲124.77mg/100ml。12日10時,莆田市公安局秀嶼分局對肖某某立案偵查。12日13時,肖某某被刑事拘留。立案後,檢察官在執法辦案管理中心查閱相關證據材料後認爲,本案案情簡單,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肖某某亦如實供述,對鑒定意見沒有異議,無法定從重處罰情節,建議對本案適用48小時速裁辦理機制。12日15時,公安機關將本案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二)充分保障被告人訴訟權利,准確適用認罪認罰速裁程序。受理當日,檢察官制作簡版審查報告,認定肖某某的行爲構成危險駕駛罪,初步擬定量刑建議後,電話通知值班律師在執法辦案管理中心爲肖某某提供法律幫助。12日16時,檢察官訊問肖某某,肖某某自願認罪認罰。12日16時30分,值班律師閱卷後,承辦檢察官聽取了值班律師的意見,值班律師對定性沒有異議,提出肖某某系初犯、偶犯,認罪態度較好,建議從輕處理,可以適用速裁程序。檢察官告知肖某某其涉嫌的犯罪事實、觸犯的罪名、量刑情節及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後提出的量刑建議,同時建議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案。肖某某對罪名、量刑建議、適用速裁程序的建議沒有異議,並在值班律師的見證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三)依法起訴,當庭宣判。12日17時,檢察官制作起訴書,在起訴書中寫明肖某某認罪認罰情況、量刑建議、建議適用速裁程序等內容,將案件起訴至莆田市秀嶼區人民法院。13日10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本案,檢察機關派員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肖某某對指控內容無異議,人民法院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並當庭宣判。

  【典型意義】

  一是依托公安執法辦案管理中心“聯接平台”,探索速裁案件“先行機制”。莆田市秀嶼區人民檢察院會同區法院、區公安局、區司法局出台《關于使用執法辦案中心進行危險駕駛案件48小時速裁辦理的機制實施細則(試行)》,以公安執法辦案管理中心平台爲聯接點,挂牌設置派駐檢察室、速裁辦公室,建立危險駕駛案件48小時速裁辦理機制。

  二是構建輕微刑事案件辦理“快車道”,依法保障被告人訴訟權利,案件辦理全程提速不降質。對事實簡單、清楚,證據類型化、易收集,定性無爭議的案件,如危險駕駛案件,應當密切偵、訴、審銜接配合,構建案件快速流轉辦理機制,有效提升辦案效率。莆田市適用48小時速裁辦理機制處理危險駕駛案件,平均用時僅42小時,極大地節約了訴訟資源,減少了訴訟參與人的訴累。同時,堅持提速不降低質量,在公安執法辦案管理中心設立值班律師工作站,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在被抓獲後24小時內獲得法律幫助,值班律師可以就案件處理依法向司法機關提出意見,確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願性、合法性和真實性,確保速裁案件兼顧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

  案例三:魏某某職務侵占案

  【基本案情】

  被告人魏某某,男,上海市某工業有限公司倉儲部原員工。2013年至2015年間,被告人魏某某利用負責某工業有限公司倉儲部收發貨工作的職務便利,夥同該公司供應商常州市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潘某某,采用少發貨、收全款(俗稱“送空單”)的方式,共同侵吞該工業有限公司貨款人民幣13萬余元。後兩人將上述贓款予以平分。

  魏某某因涉嫌詐騙罪,于2018年3月22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0日提請上海市浦東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浦東區人民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爲由不批准逮捕。經補充偵查,2019年2月19日,浦東分局再次以魏某某涉嫌詐騙罪提請浦東區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浦東區人民檢察院以無逮捕必要爲由不批准逮捕。2019年3月20日,浦東分局以魏某某涉嫌職務侵占罪,將本案移送浦東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對該案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2019年3月29日,浦東區人民檢察院以魏某某涉嫌職務侵占罪向浦東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19年4月8日浦東區人民法院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以職務侵占罪判處被告人魏某某拘役五個月,緩刑五個月。魏某某服判,不上訴。

  【檢察履職情況】

  (一)審查逮捕階段適用認罪認罰制度,准確定性,審慎適用強制措施。公安機關第一次以涉嫌詐騙罪提請批准逮捕時,檢察機關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爲由,對魏某某作出存疑不捕決定。公安機關經補充偵查後,再次以涉嫌詐騙罪提請批准逮捕。檢察官經審查後認爲:犯罪嫌疑人魏某某利用收、發貨工作的職務便利,夥同潘某某采用“開空單”的方式,將本單位多付貨款與潘某某平分,轉賬流水證實潘某某轉給魏某某人民幣7萬余元。但魏某某否認犯罪事實,辯稱本單位與潘某某的金屬公司貨款轉賬中存在借款往來等其他情形,與相關證人證言存在矛盾。檢察官在審查逮捕階段:一是深入釋法說理,促使自願認罪悔罪。檢察官充分運用在案證據對魏某某進行針對性訊問,深入釋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促使其轉變態度,自願供認了涉嫌職務侵占的犯罪事實。結合在案證據,審查逮捕階段檢察機關認定魏某某構成職務侵占罪,犯罪數額爲13萬余元。二是積極追贓挽損,有效化解矛盾。發揮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激勵作用,督促魏某某退賠被害單位人民幣10.2萬元,並取得被害單位的諒解。三是綜合考慮案件情節,審慎適用強制措施。檢察官綜合考慮魏某某犯罪事實和可能判處的刑罰,在案證據以及認罪認罰的情況,認爲采取非羁押措施不會發生社會危險性,依法對魏某某作出不批准逮捕的決定。

  (二)適用速裁程序審查起訴,依法追訴漏犯,實現案件全面快速處理。一是依法適用速裁程序。鑒于魏某某在審查逮捕階段主動認罪認罰,作出不批捕決定後,檢察機關建議偵查機關從快移送,並在受理案件後依法對魏某某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在十日內對本案提起公訴。法院受理後經開庭審理,于十日內作出判決,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以職務侵占罪判處被告人魏某某拘役五個月,緩刑五個月。二是強化監督意識,依法追訴漏犯。審查起訴階段,檢察機關依法向公安機關制發《補充移送起訴通知書》,要求補充移送夥同魏某某共同實施犯罪行爲的同案犯潘某某。潘某某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願認罪認罰,賠償被害單位損失,檢察機關依法對其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十日內對本案被告人魏某某另行提起公訴。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案,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判處被告人潘某某拘役四個月,緩刑四個月。魏某某、潘某某均服判,不上訴。

  【典型意義】

  一是發揮捕訴一體辦案機制優勢,在審查逮捕階段積極主動開展認罪認罰工作。根據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檢察機關在審查逮捕期間可開展權利告知、釋法說理、教育轉化等認罪認罰工作,促使犯罪嫌疑人自願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同時,將認罪認罰作爲是否可能發生社會危險性的考慮因素,對認罪認罰後沒有社會危險性的,作出不批准逮捕決定。

  二是強化監督意識,客觀公正履職,確保全面准確懲治犯罪。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辦理案件不能片面求快,一味從寬,檢察官要全面深入審查案件,發現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漏罪漏犯的,依法追捕、追訴。

  三是注重追贓挽損,兼顧被告人與被害方利益。本案辦理中,檢察機關督促兩被告人退贓退賠,彌補了被害方全部損失,取得被害方諒解。同時適用速裁程序,充分兌現從寬政策,兼顧認罪認罰案件中被告人與被害方利益的平衡。

  案例四: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黃某某非法經營案

  【基本案情】

  被告單位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某印務公司”);被告人黃某某,男,某印務公司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四川省成都某印務公司經營範圍爲印刷品印刷(不含出版物印刷)、包裝裝潢設計。該公司從2019年開始,違反國家規定,在未取得出版物印刷資質的情況下,爲獲取非法利益,超越經營範圍從事出版物的印刷、裝訂業務。2019年7月4日,公安機關在該公司廠房及倉庫內查獲該公司印刷、裝訂圖書等書籍7246冊。違法所得人民幣13000元。經鑒定,上述印刷品均屬非法出版物。

  2019年7月4日,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區分局以成都某印務公司涉嫌非法經營罪立案偵查。同年8月9日,成都市金牛區人民檢察院以黃某某涉嫌非法經營罪,但沒有逮捕必要性爲由,對其不批准逮捕,同日由公安機關變更強制措施爲監視居住。同年11月5日,公安機關將案件移送金牛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20年3月5日,金牛區人民檢察院對本案提起公訴,並建議適用速裁程序。3月10日,金牛區人民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案,采納檢察機關指控和量刑建議,以被告單位某印務公司犯非法經營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以被告人黃某某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被告單位及被告人均服判,不上訴,並按時繳納了罰金。

  【檢察履職情況】

  (一)依法全面客觀審查,訴前有效解決案件事實認定、法律適用疑難問題。檢察機關受理本案後經審查發現,涉案圖書的數量、被告人是否還有其他犯罪事實以及涉案圖書是否含有非法內容、是否侵犯他人知識産權等需進一步核實,故詳細列明補證提綱,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並就圖書內容性質等咨詢新聞出版管理部門。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密切配合,在審查起訴階段進一步查清了事實、解決了爭議問題。

  (二)充分履行權利告知、釋法說理、量刑協商等職責,准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鑒于被告單位和被告人自願認罪,檢察官充分釋明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法律規定,詳細解釋非法經營罪的法律規定、犯罪構成、法定刑幅度和認罪認罰後從寬的量刑幅度。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均同意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後,檢察官根據本案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擬定量刑建議,並就量刑建議的內容、依據等向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及值班律師詳細說明,聽取意見。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及值班律師反映了公司經營的實際情況、面臨的困難,表示真誠認罪悔罪,提出希望降低被告人的主刑刑期和罰金數額的意見。檢察機關綜合考慮被告單位和被告人非法經營數額,具有自首、初犯、認罪認罰等量刑情節,並結合公司的經營情況,參照有關量刑指導意見和同類案件判決後,將量刑建議調整爲建議判處被告單位成都某印務公司罰金人民幣四萬元,被告人黃某某有期徒刑一年,適用緩刑,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五千元。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同意量刑建議,在值班律師的見證下,自願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

  (三)適用速裁程序,高效審理案件。2020年3月5日,金牛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單位和被告人涉嫌非法經營罪向金牛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並根據案件情況建議適用速裁程序審理本案。金牛區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10日,適用速裁程序公開開庭審理本案,庭審核實並確認了被告單位和被告人認罪認罰的自願性、真實性、合法性。法庭認爲,檢察機關指控罪名成立,量刑建議適當,應予采納,並當庭作出判決。

  【典型意義】

  一是對符合條件的單位犯罪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和速裁程序。犯罪單位作爲獨立的刑事訴訟主體,依法享有相應的訴訟權利。認罪認罰從寬可以適用于所有刑事案件,對犯罪單位與自然人一樣應當平等適用。在適用過程中,應堅持打擊和保護並重、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並重,對犯罪情節較輕的民營企業經營者慎用人身強制措施,主動聽取被告方意見,充分開展量刑協商,並通過建議適用速裁程序,從快從簡從寬處理案件,最大程度減小對企業正常經營的影響。

  二是堅持法定證明標准,依法查明案件事實,准確定性求刑,爲審判階段適用速裁程序奠定良好基礎。實踐中,一些輕罪案件的事實認定、定性求刑也會遇到諸多難題。檢察機關是指控和證明犯罪的主體,應當履行好訴前主導責任,密切與偵查機關相互制約與協作配合,在訴前有效解決事實認定、案件定性等爭議問題。同時加強訴審銜接,爲提起公訴後人民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快速審理案件創造條件。本案雖然罪行較輕,但公安機關移送起訴時尚有諸多定案疑點,審查起訴期間偵訴有效配合,解決了相關疑點,提起公訴後建議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審理,庭審曆時僅十多分鍾,有效減輕了庭審負擔,節約了訴訟資源。

  

  刑事速裁程序作爲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建構的重要內容,以提升刑事訴訟效率爲重要價值取向。針對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全面實施以來實踐中遇到的問題,最高人民檢察院今天選編下發4起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典型案例。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逐漸平穩運行的當下,下發適用速裁程序典型案例究竟有何用意?典型案例又有哪些亮點?檢察機關在辦理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時需要注意哪些問題?對此,最高檢第一檢察廳廳長苗生明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結合典型案例進行相關解讀。

  記者:最高檢此次下發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典型案例的考慮是什麽? 

  苗生明:下發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典型案例是最高檢深入推動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的重要舉措。2018年刑事訴訟法修改增設了刑事速裁程序,規定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案件,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告人認罪認罰並同意適用速裁程序的,可以適用速裁程序,由審判員一人獨任審判。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候,可以建議人民法院適用速裁程序。同時明確,人民檢察院對犯罪嫌疑人認罪認罰,符合速裁程序適用條件的,要在十日或者十五日內審查起訴。適用速裁程序辦理案件對推進刑事案件繁簡分流,提升訴訟效率,節約訴訟資源,優化司法資源配置,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刑事訴訟中,檢察機關承擔著審查逮捕、審查起訴、出庭公訴、訴訟監督等職責,前接偵查,後啓審判,是承上啓下的關鍵環節,在推動刑事案件繁簡分流、簡案快辦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全面實施以來,檢察機關適用該制度辦理的案件,起訴到法院後適用速裁程序審理的占27.6%,適用簡易程序審理的占49.4%,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占23%。與人民法院80%以上的案件判處了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相比,適用速裁程序比例還是比較低的,客觀上與我國新時期刑事犯罪結構發生的變化也不相適應,運用速裁程序處理輕罪案件的優勢尚未充分體現出來。通過調研分析發現,從檢察機關自身角度講,速裁程序辦案時限緊張,認罪認罰工作任務增多,部分輕刑案件並不簡單,導致檢察辦案人員不願用、不會用、不善用。最高檢廣泛開展調研,結合工作中的經驗和不足,選取典型案例,爲各級檢察機關進一步落實刑訴法關于速裁程序的相關規定,提高速裁程序適用比例,提升輕刑案件辦理質量和效率提供參考借鑒。

  記者:這批適用速裁程序案例的典型性體現在哪些方面? 

  苗生明:這4起案例主要具有以下五個方面的典型性:第一,創新完善速裁案件辦理機制。邱某某盜竊案、肖某某危險駕駛案中,當地政法各機關密切協作配合,以公安機關執法辦案管理中心平台爲聯接點,設置派駐檢察室、速裁辦公室、速裁法庭、值班律師工作站等,整合資源,建立簡單、輕刑案件“刑拘直判”“48小時速裁”等速裁工作機制,探索證據開示,簡化法律文書,集中快速處理事實簡單、清楚,證據類型化、易收集,定性無爭議的案件(如簡單的盜竊、危險駕駛案件),最大程度降低案件程序流轉和強制措施轉換帶來的空間和時間成本。第二,發揮捕訴一體優勢,密切偵訴協作,在訴前有效解決案件爭議問題,爲全程提速奠定基礎。魏某某職務侵占案,在審查逮捕階段即開展認罪認罰工作,確保查明事實、准確定性;邱某某盜竊案、肖某某危險駕駛案,檢察機關均及時派員了解案情,引導補充完善證據,爲審查起訴和審判環節適用速裁程序奠定基礎。第三,秉持客觀公正立場,依法全面審查,強化監督意識,從快不降低質量,確保及時准確懲治犯罪。輕刑案件未必簡單,不能片面求快,要在確保案件質量基礎上提升效率。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黃某某非法經營案,雖然涉案罪刑較輕,但移送起訴時尚有諸多疑點待查清,檢察機關嚴格細致審查把關,退補查清案情,爲提起公訴後適用速裁程序快速處理創造條件。魏某某職務侵占案,檢察機關依法追訴漏犯,確保全案公正處理。第四,速裁案件原則上都要提出確定刑量刑建議。適用速裁程序的案件,多屬于輕刑、簡單案件,對有明確的量刑規範和成熟的本地司法實踐的案件,要以提確定刑量刑建議爲主,進而明確被告人對認罪認罰獲得從寬的預期,減少被告人因不滿在幅度刑中線以上判罰等原因引發的上訴。第五,兼顧被告人和被害方合法權益,適用速裁程序從快從簡從寬處理涉民營企業案件,維護企業正常經營活動,實現最佳辦案效果。適用速裁程序處理案件既要對認罪認罰被告人體現實體從寬、程序從簡,又要充分維護被害方利益。邱某某盜竊案、魏某某職務侵占案,均有效追回、彌補了被害方損失,亦聽取了被害方意見。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黃某某非法經營案,檢察機關堅持打擊和保護並重、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並重,對犯罪情節較輕的民營企業經營者慎用人身強制措施和監禁刑,並通過建議適用速裁程序快速處理案件,最大程度減少對企業正常經營活動的負面影響。

  記者:檢察機關在推動落實速裁程序中具體應該如何發揮自身職能作用? 

  苗生明:速裁程序主要適用于簡單、輕刑案件,能否適用速裁程序最重要的是要確保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犯罪嫌疑人自願認罪認罰且同意適用速裁程序。檢察機關在刑事訴訟中前接偵查、後啓審判,是起訴案件的把關者,也是程序分流的重要參與者。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中,刑事訴訟法賦予了檢察機關更重的責任,檢察機關不僅要在起訴前引導開展認罪教育、發揮審前把關的作用,起訴後也要承擔有效指控證明犯罪、准確提出量刑建議的責任,還承擔著落實以審判爲中心的要求,積極推動刑事案件繁簡分流的重要責任。因此,檢察機關立足職能,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可以做。此次選取的典型案例反映出,如果檢察機關立足職能,發揮捕訴一體優勢,履行好審查職責,密切偵訴協作,將案件審查等工作前移,在訴前有效解決案件爭議問題,就能夠爲案件處理全程提速奠定基礎。如魏某某職務侵占案,檢察官在審查逮捕階段即開展認罪認罰工作,確保查明事實、准確定性;邱某某盜竊案、肖某某危險駕駛案,檢察機關均提前介入了解案情,引導補充完善證據,爲審查起訴和審判環節適用速裁程序奠定基礎。邱某某盜竊案、肖某某危險駕駛案,檢察機關制作簡化版審查報告,探索多份文書合一,運用本地量刑規範細則快速計算量刑建議,在檢察環節最大程度節約訴訟資源,提升案件審查效率。

  記者:公正始終是刑事訴訟的生命線,在適用速裁程序過程中,檢察機關如何在提升效率的同時,確保案件質量? 

  苗生明:檢察機關辦理任何刑事案件都要秉持客觀公正立場,依法全面審查,強化監督意識,堅持從快不降低質量,確保及時准確懲治犯罪,辦理速裁案件也不例外。實踐中,輕刑案件大多爲簡單案件,但又未必盡然,不能片面求快,必須在確保案件質量基礎上提升效率。要堅持證據裁判原則和法定證明標准,全面審查、認定在案事實、證據,決不能因罪行較輕、犯罪嫌疑人認罪而降低證據要求和證明標准,決不能爲片面提高效率而犧牲公正。堅持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准繩,嚴把罪與非罪界限。注重強化認罪認罰自願性和合法性審查,嚴防被迫認罪、替人頂罪等冤錯案件發生。如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黃某某非法經營案,雖然涉案罪刑較輕,但移送起訴時尚有諸多疑點待查清,檢察機關嚴格細致審查把關,退補查清案情,偵訴有效配合解決爭議問題,爲提起公訴後適用速裁程序快速處理創造條件。魏某某職務侵占案,檢察機關強化監督意識,不枉不縱,在速裁程序審查期限內,依法追訴漏犯,確保全案公正處理。

  記者:認罪認罰案件適用速裁程序,在提升辦案效率的同時,如何更好地保障被告人和被害方的權益? 

  苗生明:打擊犯罪和保障人權是我國刑事訴訟的兩大目標,適用速裁程序辦理案件也不例外。檢察機關適用速裁程序辦理案件,兼顧被告人和被害方合法權益,注重適用速裁程序從快從簡從寬處理涉民營企業案件,維護企業正常經營活動,實現最佳辦案效果。適用速裁程序處理案件,既要對認罪認罰的被告人體現實體從寬、程序從簡,又要充分維護被害方利益。堅持依法保護被害方合法權益,將被害方損失是否得到彌補作爲是否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以及從寬幅度把握的重要考量因素,對有條件、有能力賠償而不積極賠償的,慎重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將聽取被害方意見作爲開展認罪認罰工作的重要內容,努力化解矛盾,實現案結事了。如邱某某盜竊案、魏某某職務侵占案,均有效追回、彌補了被害方損失,亦聽取了被害方意見。同時,檢察機關應當注重發揮速裁程序優勢,從快從簡從寬處理涉民營企業案件,維護企業正常經營活動,落實平等保護。如成都某印務有限責任公司、黃某某非法經營案,對單位犯罪適用了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在適用過程中,堅持打擊和保護並重、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並重,對犯罪情節較輕的民營企業經營者慎用人身強制措施和監禁刑,並通過建議適用速裁程序快速處理案件,最大程度減少對企業正常經營活動的負面影響,實現案件處理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